【 第一年混居社宅:青創住戶撩落去 】

2019/10/21
381
1

用身體比喻的話,我們將舊平宅居民的生活型態對都市的影響看成一種亟需改善的「症狀」,那麼市政府這位「醫生」,使用拆遷更新作為「醫療手段」,混居的核心精神,則是「改變生活習慣」。那麼青創戶充其量就是各式「營養食品」,他能夠補充維生素或礦物質,帶來好的質變,卻不可能取代上述任何一個環節。


無論在台灣,或者是取經聖地法國與阿姆斯特丹,只要提到「社會住宅」,就一定會伴隨著「混居」的概念,讓不同的族群、世代,因相處而自然而然互相影響、調和。


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


2018年的最後一個月,由簡稱為「青創戶」的「青年創新回饋計畫住戶」打頭陣,總數510戶的興隆D2住戶們,陸續帶著家人與家當,從四面八方搬進這個全新落成的新家。那麼幾個星期,整棟大樓被接連不斷的喧鬧熱絡填滿,停車場與大門口隨時有搬家貨車停靠,電梯不分日夜運轉,男女老幼扛起一落落、一箱箱,堆起對未來幾年新生活的滿心期待。


接著,公共空間與電梯佈告欄裡,開始出現活動文宣,在跨年前後的一個多月內,為了歡迎大家成為新鄰居,青創戶舉辦了親子遊戲、社區共食、闖關聯誼以及跳蚤市集等主題的四場大規模住戶活動。幾乎可說每個禮拜都能在一樓中庭、正門外巷道、十二樓跑道等公共空間,接上一段交朋友、遛小孩、打發周末假期的休閒時光。


而青創戶在社宅所扮演的角色,也從此開鑼揭幕,粉墨登場。這群人之中,囊括了心理師、設計師、社工師、律師、社群企劃、體育教練、飯店主廚等,他們有著獨當一面的專業技能,卻顯然對靠運氣的中籤機率沒有自信;看著存款簿裡的數字與房租此消彼長地在心頭拉扯,決定動筆寫下回饋企劃,用專才與市政府都發局交換居住權(房租還是要繳)。

 

其中,有個編劇,也因此加入了青創團隊。他基於興隆社宅的前身,弱勢、獨居與新移民家庭的集居地:「安康平宅」發想,因平宅原居民將有150戶會與大家成為鄰居,所以他打算走入社區,尋訪拆遷戶,為他們撰寫人生故事。在他第一年的執行過程中,他以旁觀者的角度參與了各式各樣的青創戶講座與活動,偽裝成間諜住戶,與鄰居近距離互動,聊天,交換居住心得。

 

那位編劇發現,八個月來,透過密集的活動,青創團隊與住戶開始建立起了友情與社群連結:因講座課後所發展的各領域交流群組,揪團購的血拚群組、運動散步團等,在臉書方面,也分成資訊公告以及討論區兩種平台,無論住戶有軟硬體設施問題、乃至於因寵物、吸菸引發的論戰,都能透過私訊或是發文得到迴響,同時,最真實的第一手反饋,也於此俯拾可得。


 然而,在整座社宅的運作上,即使青創團隊以各種方式自我介紹,說明自己入住的緣由與舉辦活動的定位,短時間內依舊很難讓所有住戶充分理解。在一般人眼中,這些開設課程、提供服務的鄰居們,容易與「官方」畫上等號,當居住環境、管理方針造成不便,甚至未能習慣集合式住宅而困擾時,每週都近距離與住戶接觸的青創團隊,往往被視為可以直通「上面」(物業管理、都發局甚至市長)的窗口。

 

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


如果是在台語連續劇時代,此刻真是最適合大喊「冤枉啊大人!」的時機,但此時此刻畢竟已經來到2019年。我們只能深吸口氣,靜心歸結問題。用身體比喻的話,我們將舊平宅居民的生活型態對都市的影響看成一種亟需改善的「症狀」,那麼市政府這位「醫生」,使用拆遷更新作為「醫療手段」,混居的核心精神,則是「改變生活習慣」。那麼青創戶充其量就是各式「營養食品」,他能夠補充維生素或礦物質,帶來好的質變,卻不可能取代上述任何一個環節。

 

目前為止,回饋計畫帶來的整體居住氛圍,確實令人感到朝氣蓬勃。然而,第一個年頭即將過去,許多在集合式住宅原本就將自然衍生的問題如:軟硬體修繕保養、住戶習慣摩擦、生活公約更新等,都必須提早預想因應。加之興隆社宅二期有近四分之一的原拆遷戶,其生活型態的後續追蹤訪視,亦與其他尋常的社區關懷工作有程度上的差別。

 

作為第二個青創團隊進駐的社會住宅,期望都發局與物管單位能夠跳脫一般管理的思維模式,利用青創團隊已經運作的各種工具,積極建立能直接或間接與住戶交流的平台或窗口(例如在臉書或line上有一個官方帳號),在各種問題發生初期便開始研擬回應方案,如此一來,便能得到與青創團隊相輔相成的效果,也能避免青創戶在定位上,日漸成為純粹的傳聲筒,轉達以後,依舊無從施力,久而久之反而失去住戶的信任,得來不易的混居模式,千萬別由加法,變成了減法。


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


【 都發局這樣說 】

撰文:臺北市政府都市發展局


「社會住宅青年創新回饋計畫」是以提案營造社區關係之方式,得以免抽籤入住社會住宅,鼓勵青年或團隊藉社區共同參與的過程,為社會住宅社區搭起友善的互動橋樑,實踐「好厝邊」的社區理想。


這個計畫自107年之健康基地首先執行至今已屆滿一年,興隆D2基地是第二處試辦基地,已吸取健康社宅辦理經驗,然作為「混居新形態」的社會住宅,其中青創計畫之實驗性質、伴隨社宅居民種類多樣性、智慧軟硬體設備維管延伸的問題都是需要長期溝通及磨合,針對不同的聲音及期許,我們也將陪同住民持續滾動式學習及修正。同時,我們委託的物業管理公司亦協助社會住宅管理維護工作,如居民日常生活需尋求協助,均可第一時間向社區物管中心尋求協助,且「社會住宅青年創新回饋計畫」承租戶的租金等權利義務,與其他住戶並無不同。


家不僅是一個單純空間,它乘載著每一個人、每一日的真實生活,我們將持續營造社會住宅新的社群關係,期盼透過青年創意回饋計畫,初期做為社區種子促進社區互動,長期則希望引發住戶對於社會住宅的認同,重啟鄰居間日常的關心,也是臺灣人最珍貴的寶藏:「人情味」。


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


完整閱覽《興隆移動誌》第二期「平移時空

https://drive.google.com/open?id=1CWwr6oxpRdAmeeCIIBUafYDQt__x9VWU 

版權聲明:刊物檔案僅供瀏覽,照片、文字、設計版權屬於各創作者,如有下載、重製、竄改等情事,創作者將保留法律追訴權。


作者:吳俊佑

萬華出生的彰化人。自幼隨父母搬過九次家;婚後,第十次搬進興隆社宅。從事過二十多種不同職業,現為自由編劇,各種意義上的飄來盪去終於隨著體重增加而逐漸安定。
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【 臺北市社宅公共藝術計畫 】

主辦單位:臺北市政府都市發展局

策劃執行:帝門藝術教育基金會

吳俊佑